有鬼

這城市有鬼,到處是鬼。

過去的死了不肯走,化成一隻又一隻的鬼。有的住在你牙齒的細縫,你以為你講的是人話,其實你說的壓根兒是前人早已說過的鬼話。有的慢條斯理地在書櫃上頭的疊了鬼床賴著不走,晴天的時候在屋頂上打滾,雨天的時候就放肆大笑,你扯個臉叫這些過去的老鬼滾出你的房子,鬼就咿咿呀呀笑得擠出鬼淚,「我呸!!我早想升天成佛,還是你們這些個有魂兒的死拉著我的腳不肯放我走呢∼」

另一種鬼呢,是從人那兒生出的鬼。打個噴嚏就生出一隻鬼,按個喇叭一隻鬼,跌個跤爬起來拍拍褲子,又拍出了一隻鬼。後鬼喜歡住在人的眼睛裡,沒事兒就擋住你的瞳仁,教你看這世界看不清,總矇了層灰,光線曲曲折折,看起來到處總是都是鬼。後鬼也愛拉扯人的臉,明明想哭的要命,怎麼嘴角還是笑呢。

   鬼愛嬉鬧,迷惑你的眼睛,或者趁你認真說話的時候扯住你的舌頭。鬼怕寂寞,寂寞的時候,就抽抽搭搭的哭個沒完,然後就在街上找個人銬住他的雙手,一同寂寞。鬼愛譏諷,會在你的耳邊大聲嘲笑你的徒勞。鬼很黏人,他喜歡盤坐在人的頭上,讓人頭昏眼沈,活的跌跌撞撞,虛實不分。

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有鬼,鬼常呼著煙啐口痰嘆著:「唉唉∼我都站在你眼前,拿著釘錘釘你的眼睛,這些人都還感覺不到疼呢⋯.」